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情感 > 妻姐迷人

妻姐迷人

2016-09-22 03:27 PM作者:色色五月,色色五月天,色色色五月天,黄色五月,黄色五月天

.
  我并不是那种淫乱人伦的家伙,当然,这里提到的姐姐也并不是我的亲姐,她是我妻子的大姐,我也随妻这样
称呼她罢了。


  姐姐本来在县里一所小学教数学,最近调来市幼儿园任教。由于一时还找不到住处,就先借住在我家。家里不
算大,七十多平方,两房一厅,一年前与妻新婚才住进来的。新婚燕尔,我跟妻还很恩爱,所以,大姐住进来并没
有对我们的生活有多大影响(除了每次做爱得小声点外)。


  发生那件事,完全是偶然,当事人过后也都很理智,所以事情很快就平静下来了,就象小石子落入一碗清水,
没有激起多大的涟漪。事情是这样的:那天星期六,妻去外地出差快有一星期了,但今天还回不来(我也憋了快一
星期了)。按习惯,姐姐每个星期这时候都要回县里与姐夫和小外甥团聚,但据她说幼儿园搞活动,这星期就不回
去了。那天晚上,几个好友约去喝茶打牌,回到家已是半夜一点多,姐姐睡的房间大门紧闭,想必她已经睡了。我
却由于刚喝过茶,兴奋非常,所以上网冲浪,浏览一些成人网站。时值雨季,天气闷热,好象要下雨,我就关上房
门,开大空调(家里只有我的主卧室有空调),慢慢欣赏图片和小电影。看到两点多,刚才是我兴奋,现在连小弟
也兴奋起来了,我决定好好洗个澡,再打下飞机,发泄一星期以来聚积的欲火。


  由于估计姐姐已经睡熟,而且天气太热,洗完澡,我并没有穿内裤,就站在卫生间门外过道的洗手池前漱口,
头脑发热的还在想着小电影上的精彩情节。   这时,姐姐从她房里出来,要上厕所。如果是平时,在这七十公
分宽的过道里,我侧一下身,就可以让她进厕所了。但当时我正想入非非,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到来,更没有意识
到自己是一丝不挂的!她也是睡眼朦胧,没有看清我的状况就过来了。她走到我身边,我转向她一侧,准备让她过
去。这时候,她怔住了!


  ——一个健壮的(自吹一下,各位别介意)成年男子正面对着她,赤身露体。我也意识到了尴尬,双眼直直地
望着她,两手还拿着水杯牙刷,口中仍含着牙膏的泡沫。就在那一两秒中,时间,空气,一切事物都凝固了。


  我迅速回过神来,思考如何摆脱窘境:向前冲回房间?不行,大姐还堵在过道口发愣;向后退回厕所?也不行,
那是她要去的地方,何况厕所内也没有衣服可穿。


  一边思考,我也一边打量大姐:刚睡醒的她,头发有些零乱,身上穿一件白色真丝吊带短睡裙,短到大腿根部,
本来还配有一条宽松的短裤(以前偶尔见过),可能她起夜时没有料到会碰上我,所以没有穿,裙下隐隐约约露出
白色搂空内裤,还有隐隐约约的其实姐姐的相貌身材是不错的,她仅比我大一岁多点,还不到30,虽然生过小baby,
但风韵不减。修长的玉腿,高挑的身段,坚挺的乳房,在小睡裙映衬下格外迷人。


  看到这,一股热流由丹田而起,向上涌上脑门,让我耳烧脸热,心跳加速;向下冲入小弟弟丰富的血管里,让
本来就已处于兴奋状态的它迅速勃起!「咚,咚」,仅几下,毫无约束的小弟就已成90度,向前直指一步开外的大
姐!还不住地跳动着,好象一把利剑,要刺向她。


  大姐这时也清醒了,脸一红:「呵……还没睡呐……」说着,往边上靠一靠。我明白她的意思——就当不知道,
什么也没发生,也好!


  「唔,唔」我满口牙膏沫,不好说什么,含糊应了一下,也往边上让了让。她侧着身子,迅速在我面前一闪而
过。就这个小动作,我跟她之间发生点「第三类接触」。由于过道仅有七十公分宽,两人侧过已是很勉强,最关键
我的肉棒还挺在我们中间!她闪过时,她平坦的小腹在肉棒最敏感的前端一划而过,小睡裙的下摆也被肉棒撩了一
下。她快步走入卫生间,迅速而又轻盈地关上门我被她这样一划,一股电流从接触点迅速传来,辐射全身,不由「
叽呤」,打了个冷战,爽!我快快洗漱干净,溜回卧室。


  回到卧室,我长长出了口气。刚才虽遇尴尬,但此刻回想起来却无比兴奋。整个过程,每个细节,比起网站下
载的任何一部A 片都要来得真实,诱人!好,今晚就以此为题材打飞机!继续打开电脑,调出图片这时,姐姐也回
到了她的房间,从刚刚卫生间的水声判断,她已冲了个凉——天气太闷热了。


  「轰隆隆——,哗——」窗外果然下起了大雨,下雨就凉爽多了,等下好睡,真是天随人意,但今天老天爷给
我的仿佛不仅这些。


  「小晁,小晁……」大姐在门外叫我,急急的。我赶紧穿上条裤子,一条薄薄的白色纯棉四角内裤(我不喜欢
三角裤,太紧),出去应她,她也穿上了那件宽松的真丝短睡裤,和睡裙配成一套,很好看,但身上有点湿。  
「什么事?」我问。


  「快……窗子关不上,雨飘进来了!」


  「哦!」我二话没说冲进她的房间。


  雨正从洞开的窗口飘进来,打湿了安在窗下的床。跳上床去关窗,拉不动。TMD 开发商,做这种漏雨的铝合金
窗,窗顶有块塑料片脱落将窗夹死了,凭一个人的力量拉不动。


  「大姐,你帮拉下面,一起来才行。」


  「哦」她说着也冒着飘进来的雨,跪在床上(我旁边),拉窗下沿(我拉上沿),好容易才关上了。


  「喔——」我两都松了口气。转过头来,我看着她,她也看着我。我是站在床上,而她是跪在床上,都被雨水
打湿了。我的薄棉内裤湿湿的贴在身上,清晰地勾画出肉棒(经过刚才的动作,尚未雄起)的形状和耻毛的颜色;
大姐湿了上半身,真丝睡裙轻轻贴在两座玉峰上,乳头由于遇水受冷,尖尖的凸出来,在真丝睡裙后显现出两点较
深的颜色,这种情形自然比卫生间过道见到的要可爱多了。


  我看了不出声,小弟弟却开始跳动了。当时我两的位置,肉棒正好对着她的脸。她已不象刚才那么惊讶,只是
腼腆地看着勃起的肉棒,并未回避,仍保持跪在床上的姿势,算起来她也应该有一星期未吃「荤」了(没回县里和
姐夫XX)。就是见了她的反映,我才决定:上她!!!!


  我从床上下来,对她说:「这床湿了,你到我房去睡吧,我那还开着空调,我睡客厅。」


  「嗯」她答应了。她进了我房间,我也跟进去,说:「我拿个枕头。」但进去后随手就把门关上!


  她并未有做睡觉的准备,而是站在床沿看电脑屏幕上仍在播放的小电影(电脑一直开着的)。此时,我再不觉
得尴尬,而是一阵狂喜,小弟弟也跳得更欢了!  「都湿透了,我帮你擦擦。」我说。  她没讲话,仍看着屏
幕。我拿出干净毛巾,站在她背后,开始擦她身上的水。擦了一下,我开始试探着将硬挺的肉棒去顶她的屁股,慢
慢的,轻轻的……顶到了!这回轮到她打了个冷战,但仍不回避,好象犹豫了一下,接着反而将屁股稍稍后靠。 
 ——大局已定!见时机渐渐成熟,我悄悄的拉开她睡裙的吊带,睡裙一下子滑到她胸部。 「嗯」,她回过头来,
双手抱胸,娇嫃的表示反对,维护她的矝持。    时不我待,我一把抱住她,将她揽入怀中,说:「脱下来吧,
会着凉的。」   她仍摇头,但并没有反对我的动作。我把她搂得更紧,并用肉棒轻轻地顶她的光滑柔软小腹。
她腼腆地低下头,嘴角微微流露出偷情时激动的心情所产生的颤抖。  好,成功!继续努力。接着我游弋双手,
轻抚她圆润的肩膀,渐渐顺着两肋向下滑动,敏感的指尖可以觉察到她微微扭动的腰肢上快乐地舒张着的毛孔。继
续往下,隔着真丝睡裤,我抚摸着她浑圆的丰臀,哎?宽松的短裤下并没有内裤!难道也可能天太热,睡觉出汗弄
潮了内裤,刚冲完凉后就脱去了。  劲!挑开短裤下沿,我滚烫的双手直接按在她细腻光滑的丰臀上。「唔」她
娇喘一声,想用手去拨开我手。原来她双手抱胸,脱落的睡裙还挂在胸前,现在手一移开,睡裙就落在腰际,挺拔
的双峰暴露无遗。借着卧室内昏暗的灯光,她那傲人双峰,在我面前挺立,暗红色的乳头因紧张激动而收缩凸硬。


  「哎呀」她轻叫一声,还想用手护胸,但被我抓住了,顺势将她往床上压。开始她还抵抗,但拗不过我,半推
半就的就被我压倒在床上,我则侧卧在旁边。她紧闭双眼,轻轻喘息着,玉乳也跟着一起一伏,就在我面前。我抽
出一只手,顺着大腿,小腹,摸上她的胸部,握住其中一只玉乳,揉搓起来。  「嗯……」她摊软了。这下可由
得我了,揉搓一下,再狠狠地吮吸硬起的乳头,腾出手来,轻抚平滑的小腹和隔着真丝裤更显柔滑的耻毛,耻毛下,
一阵阵热气传来。再次挑起短裤下沿,我直接按在她的秘处。到底生产过,温润的小阴唇整个突出来,拨开耻毛即
可触及,再分开阴唇,里面早已浆水泛滥了,五指大动,不一会已是满手粘液。  见时机已到,我先退去她的真
丝短裤,留下睡裙挡在腰间(这样性感),再脱下自己湿透的四角裤,提起怒涨的肉棒就要上,大姐也发觉了,睁
开朦胧的双眼,看着我,「别……」她说。她好象还有所保留,我却已是箭在弦上,管她!眼看肉棒已到阴门,大
姐却一手抓住了。她轻轻握住,想插入,却被她引开,顶到多毛的阴丘上。不得入其门,我激烈地喘息着,肉棒在
她手中跳动。她轻轻套弄,以抚慰激动的我。


  大姐呵,小弟弟一小时前已处于兴奋状态了,再弄两下就……「扑哧,扑哧……」终于忍不住在她手中喷发了!
白浊的粘液喷射出来,粘满她的纤手和肥嫩的阴门。「呵……」我软了下来。


  她推开我,坐起来,拿起一旁的真丝短裤抹擦手上和阴部的粘液。这使我有机会站在旁边欣赏她迷人的私秘处。
卷曲的耻毛粘满了精液;暗红的小阴唇凸显在外,有少许皱折,微微向两旁张开;阴唇交汇出,珍珠般大小的阴核
粘满了淫液,在灯光下楚楚动人。感观刺激了小弟,它又慢慢抬起头来!    大姐也看见了,她抬起头,用怜
爱的眼光看着我,笑了笑。还用等吗?我再次压倒她在床上,这次,她很顺从,没有一点挣扎。  「戴套」她说。
我从床头柜里拿了个出来,递给她,说:「帮我戴」。


  她撕开包装,拿出来,托住肉棒,慢慢套入,温柔极了,肉棒跳了一下,恢复原有的硬度。借着精液淫液的润
滑,我顺利插入。虽然她生产过,有点松,但突出的阴唇给我很大刺激。我站在床下,她躺在床边,高度正好。


  接下来四十分钟,我让她体验了什么叫死去活来。再看结果:她抓乱了被单,抓伤了我的手臂,弄湿了床单,
摊在床上。我也累了,趴在她胸口睡着了第二天,我起的很晚。中午,她从幼儿园回来,主动帮我换洗了被套床单,
还有她的真丝吊带睡衣。但这时,她明显已恢复大姐的身份和心态,看不出昨晚在她身上发生过什么。也好,就这
样过去吧过两天,妻出差回来,大家都很高兴。妻还夸我乖——主动换洗了被套床单。很庆幸,她没有胡思乱想。


  现在,姐姐已找到了住处,搬出去了,虽然时有窜门走动,但大家对那晚之事没透露过半句,就这样平静的过
去了。正如前面所说,整个事情就象小石子落入一碗清水,没有激起多大的涟漪。但到底还是有一颗石子留在了碗
中——我不时还把整件事拿来细细回味。
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