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典武侠 > 水泊梁山人员安置领导小组

水泊梁山人员安置领导小组

2016-09-22 06:48 PM作者:超碰免费公开,超碰公开免费视频,超碰在线视频caoporon,免费最新上传视频超碰

.
  当高俅高太尉将梁山好汉同意招安的消息传回汴梁时,宋徽宗把水彩画笔往旁边一丢,一口气连说了三个字:
妙,妙,妙!随后提笔刷刷刷下了一道圣谕:


  即刻成立水泊梁山人员安置领导小组,任命太尉高俅为领导小组第一组长,宋江为常务副组长,卢俊义为副组
长,智多星吴用为小组秘书长。以人尽其才的原则,切实安置好梁山108好汉的工作调动。


  昔日的聚义厅临时改作水泊梁山人员安置领导小组的办公室,简称「梁安办」。


  梁安办刚成立没几天,门槛子就被好汉们踢坏了三条。有找高组长谈心的,有找高组长做自我介绍的。花和尚
鲁智深扛来了半人高的金佛,武二郎牵着两只孟加拉斑斓猛虎;就连脑筋转得最慢的黑旋风李逵,都打了几头野山
猪,请高组长尝尝鲜。


  高俅高组长最近忙的是焦头烂额。不光山上的人给他送礼,就连汴梁城里的达官贵人们也都纷纷给他来信:俅
弟,花荣还请你务必安置好;高太尉,公孙胜一家老小就劳您费心了。诸如此类,他是既得罪不起,又深感其烦。
不过高组长也确是个能人,他按照好汉们的能力、背景、关系网,嘁哩喀喳、干净利落的纷纷安置到各地、各部门
的要职。


  不过也有对此不太满意的,比如说母夜叉孙二娘和一丈青扈三娘。两人来到高组长的办公室,关门闹了起来。
孙二娘把裙子往上一掀,露出半条白花花的肉腿,撒娇道:「高组长…您就给我老公再提一提嘛,好不好嘛。」高
俅给菜园子张青安排的并不低:汴梁城皇家蔬菜专供基地的种植部经理,正八品的待遇。但张青两口子有些不满意,
觉得屈才了。


  高俅被孙二娘嗲的起了一身鸡皮,连忙说道:「小孙,你这样可不好,这都是组织上研究决定了的事情。」那
边的扈三娘见状,连忙扯开胸襟露出白花花的乳沟,也把高俅摇的东倒西歪:「我的好太尉!什么阻不阻止的。只
要您说句话,梁山上谁敢放半个屁?您看我这副字?您就帮帮忙嘛。」扈三娘被安排到大宋东南纺织厂当副厂长,
正七品的待遇。


  两位美少妇一会露乳一会露臀,把高俅弄的是生不如死,鸡巴一阵阵发痒。


  不过高俅的为人相当正派,从不跟有夫之妇产生作风问题。要找就找单身的嘛,免得人家男人打上门来。高俅
把两位衣衫不整的少妇一推,大声说道:「好了!


  看看你们,像什么样子!不过我也能理解你们的心情。这样吧!


  张青兄弟呢,就提个副总,享受从七品待遇。三娘想在原单位干一把手,难度很大。不过既然你外号叫一丈青,
那我就把你调到汴梁动物园当园长去,待遇不变。你们看行不行?」二位少妇一听,立时眉开眼笑的搂着高组长又
亲又啃千恩万谢,临走前还把两张纸片塞到高组长的桌案上。等她们走了,高俅拿出来一看:好家伙!一人给了一
张一千两的银票。


  高俅刚把银票揣进怀里。咣当,办公室的门被踢开了。一个身材高大丰满,胸前巨乳忽忽直颤的中年美熟妇,
气鼓鼓的叉腰闯了进来。高俅把脸一沉喝问道:


  「你谁啊?怎么不敲门就进来,还懂不懂点规矩?出去!」中年美妇把两只戴满金戒的光嫩大手啪的按在桌上,
怒道:「连老娘都不认识?真是瞎了你的狗眼!


  告诉你,老娘是人称母大虫的顾大嫂!」高俅见此不由得肝火上涌,暗道:「管你什么大虫大屌?老子是掌管
大宋海陆空三军的一品太尉,圣上钦点的水泊梁山人员安置领导小组组长!看来这女泼皮是没听过白虎节堂的传说,
敢在我面前拍桌子瞪眼睛,真他妈是活腻歪了。」高俅想到此,愤怒的大声叫道:「保安!保安!」一个面上刺字
的精壮男子手持红缨枪,带着几名手下闻声冲了进来。


  男子啪啪啪抖了个枪花,指着女子后背,大声喝道:「高组莫怕,俺林冲来也!你是何人,竟敢擅闯梁安办?」
林冲现在是梁安办的警卫组长,专门负责保护高俅。人生大起大落的林冲如今也学乖了:整日紧跟高俅身后,马屁
一个劲的狂拍。高俅也对心智成熟起来的小林子越来越喜欢,只等梁山这边的事一结束,就

◆◆◆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.qwqw11.com ,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[email protected] 。◆◆◆

把他调回太尉府任自己
的卫士长。


  中年美妇闻声回头,惊道:「林、林兄弟?」林冲也是一愣:「顾、顾大嫂?」高俅可没时间听俩人唠家常,
不耐烦的说道:「小林子,赶紧把这娘们给我轰出去。」林一没有办法,只好和手下人扯着顾大嫂,把她拖出了梁
安办。顾大嫂想起林冲在高俅面前的那副殷勤谄媚劲,一屁股坐在地上,嚎啕大哭:「不是我不明白,是这世界变
化太快。」等顾大嫂抹着眼泪,回到家里把事一讲,气的小尉迟孙新破口大骂:「没用的败家娘们!你一顿吃三碗
饭,关键时候咋连个屁都崩不出来?看看人家张青和王英那口子,你说你到底还有啥用?」别看顾大嫂在外人面前
号称母大虫,可在孙新面前连个毛毛虫都不如。谁叫孙新比她小几岁,人长的又帅呢?等孙新骂累了,顾大嫂连忙
给他端了杯茶。


  孙新横了顾大嫂一眼,说道:「吃吃吃,你个吃货一天到晚就知道吃。赶紧想个辙啊!」顾大嫂梨花带雨的低
头小声说道:「想啥辙呢?」孙新抬手真想给她几巴掌,可惜临了还是舍不得。孙新放下手叹了口气,说道:「咱
们去找找宋江,就数那老小子的鬼主意最多。」孙新和顾大嫂两口子拎了捆大煎饼,来到宋江家门口啪啪敲门。「
宋大哥在家吗?」宋大哥当然在家。自从接受了招安,梁山便成了树倒猢狲散。虽说他还是梁安办的常务副组长,
但谁都知道那就是个不顶屁用的虚名,真正说话好使的是人家高组长。好汉们一个个巴结高俅自谋出路,就连一日
不见公明哥哥便肉皮子发紧的李逵,现在都不怎么登他的家门了。不过宋江也乐得清闲,养养花喂喂鸟,时不时跑
到高组的办公室,汇报下思想动态。


  最近他又正忙着写一篇名为《西北厢军缘何惨败》的文章。刚写到「主帅童贯,克扣军饷任人唯钱,致使」一
段,就听到孙新两口子在门外呜嗷喊叫。宋江收好文章,开门把他们请了进来。他对孙新、顾大嫂说道:「随便坐,
大哥这就跟自己家一样,别客气。」然后宋江就坐在他们面前,不停的抿着茶盖吹着茶杯里的热气,面无表情一言
不发。


  孙新东拉西扯了半天,刚要说到正题。宋江突然起身,佯作震惊的说道:


  「坏了,坏了,高组约我下午去谈话。你看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?两位兄弟,实在是对不住了。」说完,宋
江就做了个请的手势下了逐客令。孙新两口子没辙,只好去找好说话的秘书长智多星吴用商量对策。吴用听完一拍
大腿:「抠门能抠到你们这程度的,我还是头一次见到。


  大哥虽说已经已不是从前的大哥,可你们这对孙子还是从前的孙子啊。没招安的时候,你们两口子就不积极向
领导靠拢。现在工作安排遇到困难,想起人家来了。我告诉你吧,晚了,你俩早上了公明哥哥的黑名单咯。」孙新
和顾大嫂听完就傻了眼,连忙向吴用请教办法。吴用告诉他们:「今晚再去一次,带上两条金条好好向大哥请罪。」
这一次孙新和顾大嫂算是下了血本,足足揣了三根金条敲开了宋江家的门。


  两口子直接将三根金条往桌子上一放,把自己的苦楚说了一遍。宋江皱着眉头怒道:「这是干啥呢?公明哥哥
是那样人吗?你们是在侮辱我知道吗?赤裸裸的侮辱!」等孙新顾大嫂好说歹说硬将金条塞进宋江怀里后,宋江说
道:「最后一次,下不为例!」孙新两口子把脑袋点的飞快。等宋江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安排一番后,孙新顾大嫂欢
天新地的回家依计准备去了。第二天,宋江揣着跟金条,带着写完的《西北厢军缘何惨败》来到高俅的组长办公室。
一进门,宋江噗通跪下:「下官宋江,参见太尉大人!祝高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步步高升!」高俅自打上了梁山
伊始,只要宋江来,就是先整这一出。


  高俅被弄的挺不好意思,赶紧起身搀起宋江:「老宋!我都说多少遍了。咱俩是同事,不管组长还是副组长,
都是为圣上服务的嘛,不需要搞这些繁缛礼节。


  还有,以后不要一口一个高大人太尉大人,你喊我老高就行。」噗通,宋江又跪下了:「大人,正所谓上下尊
卑有序,下官万万不敢忘了圣人的教诲。如果您实在觉得别扭,以后就喊我小宋吧。」高俅对宋江的马屁还是相当
受用的,他说道:「那?好吧,我以后就喊你小、小」宋江一点头回道:「小宋。」高俅:「小宋!」宋江:「哎。」
等两人宾主落座,高俅问道:「小宋你今天来有什么事?」宋江掏出文章递到高俅面前:


  「请大人雅正。」高俅一看到标题《西北厢军缘何惨败》,便迫不及待的翻看。


  待看到童贯如何坏时,更是一字不落的细细品读起来。


  高俅一口气把文章读了三遍,拍着桌子兴奋大叫道:「好,好啊!这篇文章足以置童贯于死地,到时再拔出萝
卜带起泥,蔡京那老东西也难逃罪责!好,小宋你写的非常好!我马上写道奏折禀明圣上。」宋江赶紧按住高俅的
手,急道:


  「大人万万不可。」高俅一愣:「怎么呢?」宋江解释道:「童贯是圣上身边的老人,您亲自出面整他,若整
倒还好;若不倒,不但收不回西北兵权,还给自己树立了一个劲敌。再说那蔡京七老八十离死不远,您又何必急于
招惹他?童蔡二人一旦联手,圣上还能信任您吗?」高俅把笔慢慢放回笔筒:「那你说怎么办?」宋江嘿嘿一笑:
「匿名信!先把文章寄到御史台,那帮人看完不告童贯才怪。等圣上要查他时,您再推荐蔡京的女婿梁中书当专案
组组长。


  另外蔡家早年丢的生辰纲我一直封存没动,里面东西值钱的很。您再送蔡京一个顺水人情,把这些东西还给他。
蔡京还不乐屁颠屁颠的?到时斗垮了童贯,您掌权,他发财。这多好啊!」高俅听的两眼冒光拍着宋江肩膀,赞赏
道:「小宋啊,我现在算明白你当初为啥要造反了。你是我大宋最宝贵的人才啊!像你这样的人得不到重用,简直
是天理难容!」宋江擦了擦湿润的眼角,继续说道:「大人,有个事我想跟您打听打听?」心情大好的高俅回道:
「说吧,跟我还客气啥。」宋江:「我想问问孙新、顾大嫂两口子的去向。」高俅:「这我还真不太清楚,等我问
问下边人。公孙秘书?


  公孙秘书?」梁安办的秘书入云龙公孙胜走了进来。一查:孙新安排在西北军马场,顾大嫂调到南方的百兽园
当驯兽师。


  不但没实权没油水,还闹了个两地分居。宋江等公孙胜走后,悄悄问道:


  「大人,现在还能改改不?」高俅突然想起顾大嫂擅闯办公室目无领导的事,气呼呼说道:「不能。就是能,
我也不会改。这些人,就是欠收拾!」宋江掏出金条放到桌上:「大人消消气,那两口子就那熊样,犯不着恼火。
这不,他们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,特意让我来跟您道个歉。他们今晚在家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,想请大人前往给
您赔罪。您看?」高俅看了看金条,半天回道:


  「好吧,那我就当给你个面子,去就是了。」宋江喜道:「好咧!我这就回去,让他们两口子好好准备准备。
晚上我亲自开车过来接您。」下午6点,宋江亲自赶着双辕马车把高俅带到了孙家。


  孙新和顾大嫂一见高俅,又是磕头又是作揖,又有宋江在旁边帮忙打着圆场,高俅也就不再生气。酒桌上,宋
江频频举杯,马屁拍的震天响。三人喝了许久,醉醺醺的高俅晃着杯子,大着舌头说道:「宋、宋老弟,你、你是
人人、人才哪!


  我、我有个,建、建议,不、不知道你、你愿意听吗?」小黑脸喝得通红的宋江连忙说道:「大哥您说,只要
您一句话,弟弟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!」高俅拿指头点着宋江:「你、你那户、户部郎官,有、有个鸡巴毛干头!
四、四品官,在、在京城屁、屁都不是。不如到枢、枢密院来,跟、跟着我干!我、我保你,三、三年坐、坐上,
兵、兵部侍郎!」宋江噗通跪在地上:「大哥,您真是我亲大哥!」高俅迷瞪着眼睛笑道:「我、我是你大哥,圣、
圣上是我大哥,一、一家人,说、说话好使!」宋江点头道:「绝对好使。大哥,为表谢意我连干三杯!」高俅根
本喝不赢当过土匪头子的小宋,突然觉得有些尿急难耐。于是在宋、孙二人的搀扶下,他晃晃荡荡来到茅厕,脱下
裤子指着自己鸡巴问道:「你、你俩说!


  我、我的,鸡、鸡巴大、大不大?」宋江和孙新对视一眼,齐声回道:「大。」趁高俅撒尿时两人偷偷离开,
好戏准备上演了。高俅撒完尿连腰带都没系,晃悠着往回走,边走边骂道:「妈的,人、人呢?都、都被我的大、
大鸡巴吓跑了吗?」茅厕与厨房就一墙之隔,此时厨房里灯明火亮,在黑夜里格外醒目。高俅趴在门框上往里一瞧,
立时眼睛和鸡巴都直了起来:


  正在做菜的顾大嫂背对着他,身穿一件透明的雪丝蝉纱衣,光滑丰满的玉背和一对雪白的肉臀清晰可见。唯一
的布条是大红肚兜系在背后的打结红绳。在光线的辉映下,顾大嫂泛出令人垂涎的肉光。高俅暗道:「这娘们身材
保持的还真不错,不比李师师差不多。尤其是她这股骚熟味,真他妈让人想压着她的肉身肏啊!」高俅色心难耐晃
荡着走了进来,偷偷挪到顾大嫂身后。他刚要伸手捏住雪白的肉臀,顾大嫂却转过身来:「呀?高组长您怎么在这
啊?」高俅被吓的酒意退了大半,缩手回道:「啊,刚解、解了个手,正准备回去。」顾大嫂今晚略施粉黛,一张
成熟秀美的脸蛋无比诱人。粉颈白嫩的像豆腐脑,挂在颈上的精巧细链直勾人心魄。


  她丝衣下的柔美肌肤不但光滑细腻,更是在丝光的映衬下增添了许多朦胧的美感。虽然上身被一件绣着鸳鸯戏
水的红兜肚包裹着,但胸前的两座肉峰实在是太大了,把肚兜高高拱起,露出小半个奶球。肚兜的尖下摆正好挡住
了密林中的骚穴,几撮黑色的阴毛露在红布外。两条又长又丰满的玉腿,白的不像话发出迷人的肉光。


  高俅想把色眼从顾大嫂身上拿走,可刚刚移开就又忍不住偷偷去瞄。顾大嫂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,对着高俅
嫣然一笑。高俅被迷的险些把持不住,差点上前扑倒她。高俅一狠心,硬着鸡巴对着眼前这个肉光粼粼的洋马大妞
说道:「我、我得走了。」他脚下一个踉跄,噗通一下摔倒在地上。顾大嫂连忙跑过来蹲在他身边,关切的问道:
「您没摔伤吧?」高俅挣扎着起来:「没事,没事。」他说话时,顾大嫂已经把他的手臂搭到自己香肩上,扶着他
站了起来。高俅闻着近在咫尺的熟女香味,手上悄悄摩挲着肩头的嫩肉,内心好一阵激动。高俅:「不用,我自己
就走。」顾大嫂侧着白嫩的秀脸又是一笑:「您是大人,哪能让您自己回,我搀着您吧。」高俅就紧紧贴着顾大嫂
的肉身,假装一步一瘸的往屋里走。


  回到屋里时,宋江和孙新已经趴在桌上「呼呼大睡」。高俅一看这酒喝不成了,说道:「时候不早了,我也告
辞吧。」顾大嫂紧紧搂着高俅,不让他从自己怀里出来:「高组长,天这么晚了,就在楼上的客房歇一夜吧。」高
俅刚刚清醒点的醉意,一听「歇一夜」三字又噌噌窜了上来,好一阵头晕目眩。顾大嫂就这样扶着高俅,一步步走
上黑暗的阁楼。


  阁楼的旋梯里,伸手不见五指。高俅问道:「没有火石吗?」顾大嫂在黑暗里扶着他一步步往上走,娇声回道
:「哎,穷人家怕浪费,摸黑上楼早都习惯了。」高俅在黑暗里心跳的砰砰作响,他意淫着是不是趁孙新人醉不醒,
跟顾大嫂滚上一炮。正想着时,顾大嫂身子突然「一歪」,两人倒在楼梯上。高俅的手上传来软绵绵嫩滑滑的感觉。


  高俅又捏了捏,万分狂喜:这是顾大嫂的奶子。只听顾大嫂轻轻说道:「高组长,您手放错了地方。」高俅连
忙把手拿开:「咳,咳、真是对不住了,刚才有点受惊过度,不小心摸错了地方。」顾大嫂那边也不答话,两人就
这样静悄悄上了三楼的客房。顾大嫂先扶高俅坐在床上,然后摸到桌上的火石,点燃了蜡烛,屋内顿时亮了起来。
高俅眼前也是一亮:


  灯下的美人正撅起两瓣雪白的大屁股对着自己。那肉臀丰满挺翘,高俅恨不得上去咬两口。顾大嫂转身说道:
「好了,高组长就早点歇息吧。」说完,顾大嫂就走到门口,准备摸黑下楼。高俅也不知从哪里生出了莫大的勇气,
突然从背后一把抱住顾大嫂的肉身。高俅闻着鼻子里的女人香,在顾大嫂的肉乳、肥臀上肆意捏揉起来。


  顾大嫂被揉的惊恐万分,扭动着大屁股欲挣脱出来:「高组长,你、你要干什么?」她的肉臀此刻正紧挨着高
俅硬起的鸡巴,这一扭彻底把高俅内心的欲火给点燃了。高俅隔衣抓着手中的肉乳,低声哀求道:「顾大嫂,你就
从了我吧。


  你只要从了我,要啥有啥。」顾大嫂用力拨着他的淫手,回道:「高组长你不能这样,我、我相公还在楼下,
他」肏女人时,还是别人的老婆好。顾大嫂不提孙新倒罢了,这一提,刺激的高俅全身都热血沸腾。这辈子还没试
过淫人妻女的他,更加疯狂的揉捏着顾大嫂的肉身。高俅舔着顾大嫂的粉颈,说道:「你们不是想求我办事吗?只
要你从了我,什么事我都可以帮忙。」说着,他把顾大嫂的一对肉乳捏成了扁圆形,用指尖快速拨动着肉峰上的两
粒乳头。


  顾大嫂被他弄的娇喘连连,身子却还在半推半就。雪白的大屁股隔着纱裙,在高俅滚烫的鸡巴上蹭来蹭去。顾
大嫂:「不、不行,我是良家妇女,不能用自己的身子换前程。」情欲高涨的高俅伸手关上门,拖着顾大嫂往床里
走。高俅:


  「对对,你是良家妇女。若是能陪我一夜销魂,给孙新兄弟谋个好差事,那你才算真正对得起孙家的列祖列宗
啊。」高俅把顾大嫂推倒在床上,撕扯着顾大嫂肉身上的纱衣。顾大嫂是捂的住奶子遮不住腰,护的了屁股管不了
大腿。不一会,高俅就把她的纱衣从身上撕的干干净净,顾大嫂捂着肚兜里的一对肉乳,徐徐往床里退去,眼里满
是惊惶无措。


  高俅色眯眯的盯着女人的肉体,得意洋洋的暗道:什么母大虫?也不过如此嘛。


  在本组长面前,她不过就是个母大狗!


  高俅的胯下饥渴难耐,几下子脱光了衣服,硬着鸡巴爬到床上把半裸的顾大嫂逼到床角。顾大嫂哆哆嗦嗦的说
道:「你、你别过来,我、我要喊人了。」高俅直接扑了上去,用手按住顾大嫂的嘴巴,扯掉她的肚兜,淫笑道:
「你喊个鸡巴,本组长今天非办你不可。」高俅把肚兜往床下一丢,用嘴巴堵住顾大嫂的香口,吸着她的舌头吃了
起来。


  高俅边强吻,边在顾大嫂的奶子、腰上一阵乱摸。几下之后,他强行搬开顾大嫂修长的肉腿,用手指往骚穴里
一探:湿的一塌糊涂。高俅举起手指,对顾大嫂笑道:「淫水都出了这么多,还说不想搞吗?来吧,宝贝。」说着,
就扶着鸡巴往骚穴里一插。顾大嫂仰头一声呻吟,那双玉手再也不加抵抗,任由高俅在自己身上揉来摸去。


  高俅把顾大嫂双手叠压在她光滑的小腹上。被反剪的双臂把胸前的肉峰挤的又高又圆,上面两颗淡黑色的激凸
乳头闪闪发亮。高俅用腰力拱起顾大嫂的腰身与白臀,附身含住了乳头吃了起来。停放在骚穴中里的粗大鸡巴作势
就要猛插。


  只听顾大嫂低声说道:「高组长、我要是给了你,你真能帮我们夫妻吗?」高俅舔着乳肉,回道:「当然。」
顾大嫂:「那、我们想去督运花石纲,你也能办到吗?」高俅一愣:孙新和顾大嫂还真不傻,所有差事里,就属这
活的油水最大。高俅:「小事一桩,不过得看你能不能把我伺候爽了。」顾大嫂闭眼小声回了一句:「来吧,高组
长。」高俅挺起腰身,啪啪啪在顾大嫂的骚穴里猛干了起来。


  装醉的宋江和孙新,二人趴在桌上听着楼上不断传来的淫声浪语,心境各有不同。宋江觉得还是有权好,女人、
票子要啥来啥;而孙新则是又恨又恼,虽说谋了个好差事,不过这代价也太大了,把自己媳妇都陪了进去。楼上交
合的地动山摇,啪啪啪的撞击声声声入耳。孙新忍耐不住刚要起身,被宋江抓住了手腕。


  宋江低声说道:


  「大丈夫能屈能伸,绿帽有啥可怕的?你公明哥哥我又不是没戴过。等当上了督运使,便是你啪啪别人老婆的
大好时光。为了明天美好幸福的生活,冷静,淡定,跟我一起深呼吸。」孙新也知宋江说的有理,只好含恨坐下继
续装醉,靠幻想着骑别人老婆的淫荡场面,排解心中的怨怒。不一会,楼上传来一阵男女同时声嘶力竭的欢淫叫喊,
他们结束了。


  过了半柱香功夫,心满意足的高俅高组长蹑手蹑脚下了楼,见宋江孙新还在「呼呼大睡」,便偷偷溜了出去。
待他走后,宋江也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。屋内剩下孙新顾大嫂夫妻,不断传来啪啪啪的肉击声,不过这倒真不是
交合声。第二天,梁安办贴出大榜,正式公布了108位好汉的新工作单位。


  孙新带着脸肿得跟猪头一样的顾大嫂挤进人山人海里,抬头看见了自己的名字:男的被分配到江南转运司当督
运副使,女的任江南漕运监事,顾大嫂欣喜若狂的搂着孙新又蹦又跳。结果孙新当着梁山106位兄弟的面,狠狠
给了母大虫顾大嫂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:「贱货,老子现在要跟你离婚!」


  【完】